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快男十年焕新颜:90后老了,95后做主 | 观察

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 2018-06-19 00:31:27

弱化评委,请90后黄子韬当代言人,讨好95后观众,与视频平台联合播出…尽管节目还叫《快乐男声》,制作方依旧是湖南卫视,但2017届的这档老综艺节目从头到脚都是“新”的。


“有朋友批评我,说我只提95后,说快乐男声只讨好95后,言外之意是90后老了。不好意思,我道歉,90后你们没老,我才老了。”


在几日前的2017快乐男声发布会上,导演陈刚对他刚刚“得罪”的90后群体致歉。其缘起是,在快男十周年之际(第一届快男于2007年启动),阔别四年已久的快男(上一届是2013年)宣布回归,而这次回归要瞄准的是新新一代群体95后。


节目组宣称要打造一个95后潮牌,从报名选手,到粉丝群体,节目组无不强调年轻,再年轻。这让一些90后,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道歉的陈刚显然懂年轻人的心思。他不但自嘲“老的是我”,还体贴地告诉台下的粉丝们:“我知道你们等的不是我,是后面几位。我会说的很快。”


陈刚说的“后面几位”有新一届快男代言黄子韬,也包括最新大受年轻迷妹欢迎的“明望组合”——他们是杨业明和姚望,一对最新偶像CP。在迷妹们的眼中,两个人在一起“超级甜蜜”。当记者问道认识不认识苏醒(第一届快男亚军),迷妹表示一脸问号:“那是哪个大叔?”



的确,十年了,曾经的小鲜肉变成了大叔,曾经最成功的电视选秀模式,也慢慢湮灭在时间的长廊里。


十年前的第一届快男,陈楚生、苏醒、魏晨们通过湖南卫视和它的选秀平台,让全国的观众认识自己,然后有了粉丝。90后、80后用手里的诺基亚给他们投票,甚至跑到大街上,求路人给自己的偶像投票。


再回头看第一届超女和第一届快男的时代,那更像一个过渡的时代,粉丝们第一次有了选择的机会,有了初步的偶像养成的参与感。但那终归还是一项比赛,电视几乎是唯一高曝光的渠道,毒舌评委依旧掌握着权力,握着大部分选手的去留。


只是粉丝的权力意识开始觉醒,官方、专业力量、粉丝的角力是那个时代超女快男的看点。就像高晓松当年力挺曾轶可,反对派无可奈何但在网上形成一股声讨高晓松的巨浪,这些“花絮”都是超女快男巨大的影响力和传播能力的一部分。



十年前的超女快男正好身逢其时,他们甚至称得上整个媒体业去中心化、权力转移变革的前哨站,从官方的绝对权威过度到权力的相互制衡,但还没完成转移。这种变革不可能也不需要太超前,因为其模式还是可以满足上一代的观众。


但十年后的今天,面对着从小就跟随着移动互联网成长、用优酷土豆等视频,在AB站刷弹幕的粉丝,就必须要变革了,正如十年前第一届快男们喜欢对外界昭示他们兄弟情义,但今天,是“明望”这样的CP时代,兄弟情落伍了,你要卖腐。


所以我们看到,尽管宣传里面都是瞄准和讨好的95后,陈刚仍然不敢得罪广大的“迷妹”,要在发布会上讨好和安慰一下90后。但陈刚敢“得罪”曾经看似至高无上的专业评委,他说:“那些明星老师们,我们不再叫他们评委,选秀这么多年,舞台上三四个人往那里一杵,今年不会这样。”


评委制度的取消是2017快男的一大变革,曾经的评委改名叫“明星召唤师”,这很二次元。


“明星召唤师”将和选手的命运息息相关。比如分组环节是由选手挑选召唤师,如果召唤师没被足够的选手选择,将出局。组队成功的召唤师和选手进入团战后,如果选手全部被淘汰,该团队召唤师也将被淘汰。当团战结束后,召唤师的使命也就终止了。


选手的命运将有“挑食少女”和全国的人气决定。所谓的“挑食少女”是2017快男的一个新环节。每个地面分唱区将设立一个200人的挑食少女团,以95后为主,只有通过他们,选手才能冲破唱区,进入到全国。


据官方宣布,今年快男将首次转向网络,由优酷、芒果TV联合出品,联合播出。这大体能看出官方的态度:视台为代表的媒体中心化时代结束了,视频平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已经从过去对电视台的“锦上添花”变成了如今可能是更重要的传播渠道,版权不独家给自家人(芒果TV),而是找来了已经嵌入到阿里大文娱体系的优酷合作推出,就是以扩大影响力和规模为首选思路的开放态度。



这也意味着超女快男品牌的彻底重塑:从最成功的电视选秀节目,转型为超级网综,以及饱含多种元素的真人秀。


当然,更彻底的转变还是思维的变化,正如陈刚说:“十年前是我们在创造机会,你们去选择机会。今天,我们不再高高在上,我们是服务的平台,开放的平台,我们向你借你的嗓子,我们去服务你的音乐梦想。


排版/杨松

如需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了解须知


本期编辑:邱月烨

联系编辑:luodong@21jingji.com


关注21商评君,每天懂点新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