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乱侃《人名的名义》

老韭菜训练营 2018-02-12 09:34:49

如果非要找到一个当下茶余饭后最能产生共鸣的话题,那一定非《人名的名义》这部剧莫属了。今天我就聊聊我看这部戏的一些感受。

 

艺术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看过那么多大小老虎苍蝇倒台后的光荣事迹,我觉得这部戏略低于生活。不过,这个尺度也确实够大了。难怪先让老百姓看了觉得过瘾,官方也开始点赞,甚至于有些地方政府也要求公务员观看,并写感想。(至于看了以后是学习经验教训,还是引以为戒,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起来小的时候看过一部反腐的连续剧,叫《苍天在上》,第一次播出一集就被官方叫停了。后来再播出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了,而且里面最大的贪官,一个省政协的副主席的姓氏,也让剧组煞费苦心,他们确定离任和在任的所有这一级官员里没有新田的,才敢给角色写上田副主席。估计《人民的名义》里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困惑,因为现实倒台的贪官一本百家姓都快用光了,总不能上来就起名叫tom Jerry吧。

 

里面有个细节,侯亮平在追捕欧阳靖的时候,对他的手下说:我们穿上这身制服的时候是发过誓的,要忠于法律,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幸亏他就表了这三个忠心,如果再多一个,我就要起一身鸡皮疙瘩了。国家层面的叫法律,组织的叫纪律。为编剧的走心点个zan。

 

一般来说,一个工作的难度及完成培训独立工作的时间长短和这个工作的回报成正比。作为一个码农,一个理工男,以前偶尔会觉得凭什么码农们现在全面屌丝化,收入被那些和人打交道的工作碾压。看了这部戏,忽然觉得,和计算机打交道真的太简单了。再复杂的算法,再庞大的系统,其实都是有确定性的,充分掌握了规律,什么样的输入对应什么样的输出是有固定套路的。

 

而和人打交道,则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性,一样的话,在不同的时机,说给同样的人,结果都是千差万别的。熟练掌握这种技能,需要极高的天分和大量的训练。里面的那些形态各异的官员们,各个都是人精,前脚在领导面前低眉顺目,后脚就在下属面前颐指气使,在政敌面前张牙舞爪。能在这座金字塔上一级一级的练上来的,都不是一般人。人情练达即文章啊。

 

本着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原则,那些人获得更多更优质的社会资源,貌似没毛病。不服的可以投身到那个系统里练练,看能否幸存下来,能否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爬。

 

被封杀的网红老梁曾经说过一句话:中国的各级官员的产生:村长是打出来的,乡长是喝出来的,县长是送出来的,省长是生出来的。


《人名的名义》里,沙瑞金是烈士后代,陈岩石是老八路,儿子能干反贪局的局长。高玉良是政法大学的教授,属于专家型官员,侯亮平是高干的女婿,李达康是前省委书记的秘书,祁同伟靠着追求高干家的千金上位(说他出卖灵魂也好,忍辱负重也罢)。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人家现在位高权重,当年人家的父辈们九死一生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我等草民的先祖们可能正安安稳稳的给地主家扛活呢。

 

中国古代,老百姓家如果那年收成好,打多了一点粮食,就送孩子去私塾读书,家里就有了识文断字的。到下一代,再有点积累,可能能出个秀才,再往后,出个举人。一点点的往上拱。虽然网络舆情有时候对于X二代不服不忿,但想想人家的父辈已经凭着各种常人难以想象,把起跑线给往前挪了一大截。人家处处有优势,也不算离谱。

 

理财圈有一句还算励志的鸡汤:富人才求稳,屌丝不冒险,注定屌丝到老。

 

网传,剧组花1个亿拍的这部戏,芒果台花2.5亿买了独家播放。后来大火,芒果台卖转播权收了100亿!好吧,如果是真的,比起芒果台,丁义珍赵瑞龙神马的弱爆了。

 

就连蜻蜓FM上也趁机推出了播讲版《人民的名义》,听一集0.4元,一共63集,目前点播费就收入100多万,随着这部戏继续火下去,这个播讲版还会收入更多。

 

一部当代版的官场现形记,透过各个角色,我们分明看到的是复杂多变的人性。作为人和人之间博弈的股市,它的走势那么难预测,不就是因为人性多变吗?


长按下方二维码,和我共同成长。


最后,转发一段,算是给我一直倡导的定投找个注脚,蹭个热点吧:

据说周梅森也是股民,要不要蹭热点扒一下? 网上说的:   周梅森抄底法简析   首先说明,做超跌反弹是个高技术的工作,不会玩的需要小心,是不是值得参与。   其次,做超跌反弹是高手的工作,顶部套住的,想参与估计要从家里继续拿钱来股市了。或者像周梅森当年那样做。   周梅森也喜欢抄底。但他的抄底姿势很古怪。   当年,他每写完一集电视剧的脚本,就把稿费用来补仓。写快了,补仓成本就高点,写慢了,补仓的成本就幸运地降低了一点。如果电视剧的集数多了,就有可能补到阶段底部一次。反正人家最后成了很多股票的第一大股东。   他否掉的第一只股改的股票,好像是金丰投资。从高点向下杀了三年吧?当时似乎是一个已经一折的票。   好在现在的杀跌,不像以前那样磨叽了。次新股在用一天一个跌停板的方式跳水,不是某一只资金链断裂,或突遭利空打压,而是集体狂杀。   因为有股灾这类暴跌的机会,周梅森就有了很快能抄到底部的可能,估计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我写作要求的提高,写作速度大大降低,以及稿费的酬劳增厚,周氏抄底法,不仅有可能更快遇见底部,还很可能直接越过底部,抄到对面的反弹腰上。   是不是看着眼熟?想想那些叫定投的投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