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再谈霍金: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而且要快乐地活着

李小峰 2018-04-25 04:38:03

刚才,我读了一篇文章:

不吹不黑:关于霍金,应该了解的七个问题

(点击链接或文末的“阅读原文”可阅读)



到“那些所谓霍金的不靠谱言论,一大半是媒体胡编乱造的,霍金从来没有说过。还有一些确实是霍金说的,即使不见得完全正确,至少也是严肃的发言。有些人不赞同这些发言,这很正常。但认为跟自己意见不一致的就是“神棍”或者“傀儡”,这也脑补得太厉害。”时,我决定,向霍金道歉。

正如某些据说是出自宇宙帝国棒子国的谣言,其实是天朝的好事者们编造了调侃的。

有些谣言,在被辟谣之后,读者们并不买账。正如秦桧诬陷岳飞谋反,被韩世忠质问,秦桧说:“必然有!”

看到这里,你们也许会有疑问,不是“莫须有”吗?

据考证,真的不是“莫须有”,真的就是“不然有”。

什么叫莫须有?就是也许有。

什么叫必然有?那就是,虽然找不到证据,但是,老子说有就是有!

我觉得,必然有,更加符合秦桧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心理。

对于霍金和棒子国,以及别的被造谣的人们,在造谣者看来,他们天然适合被造谣。

同样的一个谣言,有人说,是李半仙说的,估计没几个人信,而如果据说是霍金说的,信的人就多了。


霍金被造谣,除了因为他是名人,还因为,他身体不好。

你如果造我李半仙的谣,我是会骂的,然而,你造霍金的谣,霍金懒得理你,也顾不上理你。

李半仙伶牙俐齿、铁齿铜牙,吵架从没输过,可是,霍金呢?

嘴巴不能动,说话全靠眨眼睛,再通过语音合成技术。

这些造谣的人,真是缺了大德啊!


面对谣言,有些人选择像李半仙年轻时一样,反唇相讥,当场就怼回去,也有人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也有人选择像阮玲玉那样,用生命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有人像霍金那样,选择无视。

为什么要无视?为什么不辟谣?为什么不反唇相讥?

造谣的人,不外乎想要你活得不开心。

按照我对禅机的理解,所谓空,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眼不见为净,不被外物所干扰。

你无视谣言,不被谣言所干扰,造谣者的目的就落空了。

这不是对造谣者的最大的报复吗?


无论是怼回去,还是忍气吞声,都会伤身体,会折寿的。

用生命来自证清白,会被造谣者造谣为畏罪自杀或者以死谢罪。

所以,我们应该无视谣言。

我们健康、快乐地活着,就是对造谣者最大的反击。

更何况,没有谣言和造谣者,我们更应该快乐地活下去,而不是自寻烦恼,给自己气受。


提到给自己气受,我想到了我自己。

偶尔回忆往事,我不禁哑然失笑。

现在,我和你们讲这些,其实,我是在打自己的脸啊!

曾经,因为学艺不精,外加好吃懒做,脾气也不好,多次面临生存危及,我非常悲观,甚至有轻生的念头。

但是,现在再看,是多么的愚蠢和虚荣啊!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像霍金那样的,老天爷不让他活了,他还顽强地活着,而且,并不是为了吃饭而活着。

反观曾经的我,却因为吃不上饭而寻死觅活,是多么的浅薄。

再说了,我是真的吃不上饭了吗?

至少,我没有尝试过要饭,我为什么不去乞讨呢?


我和你们讲这些,并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虽然我没有要过饭,但是,我确实捡过破烂。

那是2005年的暑假,我毕业即失业,没有收入来源。

有一段日子,在找工作之余,我利用一切机会,捡了很多饮料瓶,拿到废品回收站去卖。

那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


在工人影城的台阶上,有两个饮料瓶。因为瓶子里还有饮料,我担心别人还要,就徘徊了半小时左右,直到确定无人认领,才捡了起来。

在淮海路,我看到,有一对情侣在喝可口可乐。我推着大学女同学毕业时不要的自行车,尾随着他们,直到他们喝完了,扔掉了可乐罐子。

在梅岭初中应聘,学校给每个人发了一瓶矿泉水。在离开时,我把所有的空瓶子都塞进了书包里。

我甚至还在网吧里和补习班的教室里捡饮料瓶,被网管鄙视,被打扫卫生的人驱赶。

在工人影城门口捡的那两个饮料瓶,有一瓶还剩了大半瓶,我喝了两口,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西柚味。

经历了这些,当时的我,还在幻想着,将来,如果我当了老板,我要和员工分享我的经历,鼓励他们。


然而啊然而,后来,我找到了工作,好了伤疤忘了痛,习惯了安逸,唤醒了内心深处的矫情,学会了寻死觅活

回顾曾经的捡破烂的日子,我无地自容。

在那样的环境下,我还能那样乐观,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现在的我,有什么理由无病呻吟呢?

即使是有病呻吟,和那时候的境况相比,也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再矫情就真的是“有病”了。

活着不好吗?

快乐地活着不好吗?

快乐是发自内心的,是属于你的内心体验,没有人能够夺走。


活下去吧,要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