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情报分析:两百年诅咒或考验泰国政局

克危克险安全 2018-02-12 22:10:01


左右泰国政治稳定的国内力量主要来自王室、军队和政治派系。普密蓬国王在位70年后离去,全球反建制派潮流兴起,中国崛起冲击东南亚地缘安全,这些要素对泰国政局对于带来挑战,近期远期都有。此前,泰国已被列为投资高风险国家“黑名单”。对于中国商界来说,泰国政商风险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2016年10月13日,德高望重的国王普密蓬去世。根据泰国宪法,王储哇集拉隆功将继承王位,而王储因为赌博、私生活、多次婚姻等私德问题,备受“德不配位”指责。同一天,泰国军政府总理巴育宣布,根据王储意愿,暂缓启动王位继承程序。不管王位继承程序是否有变,泰国都将开启全新政治时代,而且充满不确定性。


因年轻国王被神秘枪杀而亡,普密蓬于1946年继位。时值民族主义革命热潮席卷整个东南亚,泰国王室也风雨飘摇,王权一直被军政府压制。普密蓬继位后小心谨慎,在王室、军队与政党之间,维持着微妙的权力平衡,并在关键时刻扮演权力的最后仲裁者,虽经历18起军事政变,而王室安然无恙,王权举足轻重,国王获得普遍尊重。应该说,靠着军队与美国的支持,普密蓬国王既能维持国内稳定,又能带来经济繁荣。泰国也从贫穷落后进入相对现代的社会,东南亚国家作为整体也在崛起。


如今,普密蓬继任者面对的挑战完全不同。首先,对于王储哇集拉隆功来说,不管是否有政治智慧,由于自身私德有严重瑕疵,一时很难像其父那样赢得尊重,没有尊重王室就没有力量。长此下去,泰国王室势必走向衰微。如果再结合世界反建制派浪潮的大趋势,泰国王室要重新赢得权力,难上加难。


王权继承能否顺利,很难确定。种种迹象显示,在过去几个月里,在普密蓬病重期间,王室权力斗争并没停止,反对王储继任的力量依然强大,而且未必收手。通常,老国王一旦离去,新国王立即继位,何况有宪法支持,但王储哇集拉隆功显然没有这样。进一步说,即使王权继承顺利,王室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长期挑战,是否陷入政府、军队、家族、政治派别的权力斗争中,有待观察。


其次,王权弱化时,政权势必强化,尤其是通过军队攫取的政权,势必影响泰国政局。2014年,巴育将军通过军事政变攫取政权,担任总理。在王位继承暂缓、全国哀悼期长达一年背景下,军人可能会乘机攫取更多权力。原定2017年中期举行的大选被推迟可能性甚大。在没有王室权力制衡背景下,泰国政治可能出现军政府一派独大局面。


其三,泰国还必须面对草根政治对精英权力的挑战。进入21世纪,草根政治与精英政治矛盾越加激化,从欧洲到美洲再到亚洲,从美国到英国到菲律宾都如此,泰国也没例外。实际上,泰国农村政治与精英政治间的矛盾早已激化。以前总理他信为代表的农村政治势力,一直在挑战首都曼谷的精英政治,即所谓建制派。在国内权力斗争激烈的格局中,当各种力量不能妥协时,如果王室再失去最终仲裁权,政局一定出大问题。糟糕的场景可能是,王室不但失去权力仲裁,还将在其他权力争斗中式微,甚至淡出权力中心。


最后,泰国因其地缘战略位置、国内民族团结、经济繁荣等而成为东南亚地区权力中心,影响力能辐射缅甸、老挝、印度、中国、美国等。在周边邻国饱受殖民主义、民族革命、内部冲突等苦难时,泰国享受着20世纪的和平、繁荣与荣光。随着王权变更,荣光可能不复存在。如果缅甸政治转型成功,泰国光芒也会更加黯淡。


两百多年前,把缅甸人赶走而光复泰国的是华人郑信,即潮州王,曾向清朝乾隆皇帝进贡,后被结拜兄弟(拉玛一世)政变推翻王位,建立现在的曼谷王朝(即今天的“却克里王朝”)。郑信不甘失败,死前下一诅咒:“夺我王位者不会传到第10世!”普密蓬则是第九世。


这一诅咒在当地几乎人人皆知。流传的诅咒不能作为严谨分析的证据,但不能阻止人们去联想。充满变数的泰国政局该走向何方,外界都在屏息而看。不管走势如何,政局不稳时间越长,对泰国伤害越大,周边国家权力博弈会加剧。


注:作者余小漓,克危克险高级分析员,长期从事泰国安全事务,资深泰国安全问题专家,授权本公众号独家发表此文。克危克险是中国本土一家独具特色的新型安全公司,致力于海外安全各种问题的“一揽子”解决。咨询:[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