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错过的,不是错了,是过去了

天天JO想你 2018-06-19 03:46:02


现在的他是最好的他

当时的我是最好的我

最好的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青春

怎么跨都跨不过去的青春

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们只有挥手告别

↓↓↓


第1章 回忆是旧时光裹着糖的伤

医院里四处都是刺眼的白。

苏言躺在床上,盖着白被子,怔怔的想了半天说道:“萱萱,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身上穿的就是白衣服。”

萱萱在削苹果,手一颤差点伤着自己,低着头说:“你记错了,那个时候咱们统一穿校服。”

校服类似于水手服,湛蓝色的衣领和深蓝色的裙摆青春洋溢,穿在少女身上格外的清新好看。漂亮的校服也是贵族学校的一大特色。

苏言是刚转过来的,普通学校的运动服换成水手装,周围的同学谈论的不是街边饰品店,而是snidel、Missoni,对她们来说衣服不仅仅是一件时装,更是一件艺术品。

在这群千金小姐中,苏言是格格不入的异类。

苏言一直谨小慎微地活着,以防止成为别人的笑柄。青春期的少女总是格外的敏感,她就连平日里走路都低着头。

下一个转角,少年清朗的谈笑声响起,悦耳动听,笑声连连。

苏言在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一个转角两个人往相对的方向走,不期而遇。

砰的一声,直接碰到了一起。

她生的娇小瘦弱,被这一撞直接坐到在了地上,鼻尖像是撞到了墙,疼的酸痛,下意识地捂了起来,却还在连连道歉:“对不起。”

少年伸手过来,指尖如玉:“我撞到了你,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务室?”

苏言抬起头,仰望着少年高大的身影,阳光折射在他的身上,脸庞朦胧不清,但直接撞进他幽黑的眼眸当中,像是世间最温柔的风,带着清朗的味道,拂过人的脸庞。

“我叫陆凌琛,绝对不是故意撞你的。”

“我叫……苏言。”

她的手搭了上去,他一把将人拽起。

那一年刚刚高中,十六岁,一朵花开的年纪。

那是开在尘埃里的花。

陆凌琛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学生会会长,有关于他的流言苏言都不用打听,便可源源不断的传入耳中。

苏言一直都像个小兽一般趋利避害,这是第一次她迫切的想要靠近太阳中心。

她一开始只是想在如阳光般炙热的人身上找一点温暖,毕竟她自己冰冷的不像话。

能做的也不多,起一个大早,将一份早餐偷偷的放在他桌子上。

看他打球,悄悄的放上一瓶水。

满足的只是一颗心而已。

而这样的事情终究还是被人发现了。

教室里空荡荡的,除了她,里面外面都没有人,就在她放好东西走出来的时候,漂亮的少女将她堵在墙边,笑眯眯地问道:“你喜欢他?”

“……”

苏言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萱萱,那是她最幸福的一年,有朋友。

两个人最常做的就是在下课时候坐在草坪长椅上,静静的坐上一会儿。

她将自己的心扉敞开,诉说着自己微小但浓郁的感情:“我觉得他笑起来真好看,想看他笑。”

萱萱是最好的听众,因为萱萱和陆凌琛是同班同学,总能有各种事情和她分享。也帮她打听到了许多的消息,比如说陆凌琛选理科。苏言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选择了自己不擅长的理科。

就只是为了在一个班,靠的近一点。



第2章 暗恋

重新分了班级。

说来也是苏言的幸运,陆凌琛正好分到了她身后的座位。当对方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她心跳速度加快,只可惜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彼时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忧愁,情绪低落。

“好巧呀,苏言。”陆凌琛的手搭在她稚嫩的肩膀上,俊脸上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你还记得我么?上一次不小心撞到你的陆凌琛。”

苏言从未想过对方居然记得自己,一瞬间心里的小鹿都快跑出胸膛,她回头,冲着对方露出一个对着镜子练习很久的微笑。

陆凌琛笑的灿烂如花。

在单人单桌的情况下,前后桌是最能建立起革命有意的座位,很快两人就混熟。

苏言有个小本子,记了很多东西,都和他有关。

他的星座,他的血型,他最喜欢吃的食物,他最讨厌吃的甜点,明明只是些细琐的事儿,结果写了一整本。

少年人总是调皮好动,有事儿没事儿伸出手去拽她的马尾,然后补充一句:“女孩子要仪态好看,不要总是缩着脖子低着头,苏言,你自信的样子最好看。”

苏言一瞬间欣喜雀跃,努力的挺直后背。

陆凌琛看着她的样子又忍不住扑哧一笑:“逗你玩的,就是觉得你的头发又长又黑,像是绸缎忍不住摸一把。”

苏言为此重重的奖励了自己的头发,花大价钱保养一番。

上课的日子很枯燥,回过神就能看见他睡觉的侧脸应该最大的一个奖励。

值得一提,陆凌琛是学生会会长,而且学习优异,但就是上课开小差,有时候还翻墙逃课,苏言往往在这个时候帮他点到值日。

同学都说她是他的小跟班,她听了这个称呼心里美滋滋。

唯一可惜的就是萱萱选择了文科,两个人不常见了。

但还是会在周末坐在草坪上的长凳处,并肩聊天,苏言喜滋滋的拿着自己的小本子,数着陆凌琛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萱萱津津有味的吃着买来的芒果蛋糕,微微一怔。

苏言察觉到了:“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你还喜欢他。”萱萱咬了一大口的蛋糕,笑的比蛋糕还要甜:“来吃点?”

苏言果断摇头拒绝,闻到芒果的气味都不适应,何况是吃?

萱萱吃完蛋糕,向她要了那个本子:“给我看看,这顾大才子有多矫情?”

苏言果断的借了出去。只可惜后来萱萱将本子弄丢了,她也没生气,再写一本就是了。

之后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毕竟已经是忙乱的高三党,她的成绩不算好,想要跟陆凌琛呆在一个重点班相当吃力,每天晚上看书到凌晨。母亲做好宵夜端过来,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却不敢多说什么,东西放下就轻手轻脚的离开。

苏言犹豫了一下,拉住了妈妈的手,指尖很温暖。

十六岁以前都是在孤儿院里长大,至少生日那天老天爷给了个惊喜,父亲母亲找到了她。

她获得了原本该拥有的东西,却不适应大牌的衣服,富裕的生活,以及父母的爱。

但是现在似乎有勇气去接受。

母亲捂着嘴轻声哭泣,是欣喜的泪珠。


 

第3章 陆凌琛有女朋友了

苏言的生活充实到了没有空隙,可还会找出时间去看陆凌琛打球,也会主动站出来说帮忙值日。她比起刚入学时勇敢多了,每当她主动表达态度,陆凌琛都会有一个欣慰的笑容。

她也很开心自己这样的转变,为了喜欢的人变好,敢于接受父母的爱,这些都是陆凌琛带来的魔力。

喜欢他真好。

陆凌琛的生日又要到了,正好是周六,但他回绝了同学要给他准备庆生晚会的提议。

即便是这样也没浇灭苏言送礼物的热情,她早就想好了礼物。花了不少的心思,最终成功地拿下陆凌琛喜欢的球星的球衣。

在生日的前一天,将东西交给他。

他在看见生日礼物的时候,激动的一下子就抱住了苏言,兴奋的像是小孩子:“这衣服简直就是球迷的宝物,光是看见我都想要跳起来投篮。”

虽然立即就松开了手,欣喜的盯着衣服瞧,但这还是让苏言面红耳赤,以及暗自兴奋很久,羞答答的说:“你喜欢就好。”

他笑的那样好看,如星如月如阳光,她想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

陆凌琛在她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铁哥们!”

苏言眨了眨眼睛,还是很高兴。私下偷偷的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也算是和他握手了。

一想到日后可能看不见,就心里疼,疼得整颗心像是被人放在油锅里煎。

毕竟大家已经是高三了。

苏言被那个拥抱鼓舞,偷偷做了一件事儿,就是抄袭陆凌琛的志愿。

陆凌琛的成绩永远都是年级第一,就是为人懒散了些,喜欢逃课,以及不理事务,他能参加学生会也是令人惊讶。

苏言成绩一直一般,并非是苏言不聪明,而是在高中之前,她一直住在福利院。

福利院的教育水准和贵族学校相差太大,高中,苏言能跟上这边的进度已经算很努力了。即便是再努力,但要考上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几乎无望。她每日都在拼命的学习,原本就瘦弱的身材越发的干瘪,脸色蜡黄,和萱萱见面的时候,萱萱特别惊讶:“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为了学习嘛。”她故作轻松的说。

他值得自己拼命努力。

萱萱听说她报了和陆凌琛一个大学,笑了笑:“能考上那所大学的都是人才,不,天才。要是你入校了,到时候你也就不会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了。”

“陆凌琛如果是树,肯定是最笔直英气的树。”苏言坚定的说,目光灼灼,满是小星星。

萱萱无奈一笑,吃起了精巧的巧克力蛋糕,她真是喜欢甜点。

说来有些可惜,萱萱因为容貌出色,报考的是艺术学校,她将来想当明星,正好和苏言不是一个方向。

苏言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你放心,无论你在哪,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萱萱嘴里还有甜腻腻的味道,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迟疑了一下,还是告知:“苏言,我听说陆凌琛有女朋友。”


 

第4章 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

毕业那天许多人都在哭,三年的时光终究是匆匆而逝,大家聚集在KTV里,一遍一遍唱着歌。

苏言躲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的想着萱萱跟自己说的话,她忽然有些恐惧而逃避,不敢去询问陆凌琛。

她有什么资格去问?

也许有,朋友。

她可以故作轻松的上前去,笑嘻嘻的说:什么时候把嫂子领出来给我看看?

苏言确定,如果这样做痛彻心扉的会是自己。

她选择咬牙不问,将自己这点卑微的心思藏在心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但是班级里的同学却开始起哄,大家推搡着将她推到了陆凌琛跟前。

那些尘封在心底的故事,从来都不是不为人知的。

大家以善意的心将她拽了出来,从昏暗的谷底,送到了他的跟前。

陆凌琛还在唱歌,WhenaManLovesaWoman。

——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对他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看不到她的缺点,她永远也不会做错,他宁愿失去他最好的朋友……

有同学打趣的问:“这首歌你是唱给苏言听的么?”

“你们,不要胡闹啦……”苏言低着头,脸上慌张无措想要离开,但又打从心底的兴奋,这种被动的方式去探究对方的心意,让她有后退的余地。

音乐伴奏还在响着,陆凌琛因为惊愕而停止歌声,犹豫了一下,帅气的脸上带着笑:“苏言说得对,你们别胡闹。”

她的心一沉,沉到谷底后酸涩得不得了。

陆凌琛用一种灼灼有神的目光望着她:“我们是朋友对不对?”

她笑了笑,听着音乐有些恍惚,而音乐伴奏正好是,他宁愿失去他最好的朋友那一段。

一番狂欢以后,就是彻夜难免。

那璀璨的烟火燃烧殆尽,就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苏言躲在房间的小角落里,捏着录取通知书,默默的掉着眼泪,像是要将自己哭的油尽灯枯。

暗恋,本来就是一件卑微又没有结果的事情。

新生报名,学校门口停着许多的高级跑车,陆凌琛下车,她一眼就认了出来,匆匆和父亲告别,假装不经意的往前走。

两人再次相遇,大家都是被接待的新生,她微微一笑,精致的小脸上露出清浅的笑容:“好久不见。”

那个假期太过于黑暗,几次晕倒入院,妈妈担心的头发都白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任性。

她逼着自己吃东西,故作开朗,性情也许没什么改变,但是身材明显圆润了一些。

那是个夏天,一身杨绯色的长裙,长发披肩,白皙的姑娘露出一个笑容,杏核眼跟月牙一样。

她逆着光,浑身被阳光所笼罩,像极了落入凡尘的仙子。

陆凌琛微微一怔,继而发自内心的笑:“不见好久。”

大学果然是整容场,高中时不起眼的姑娘也开始如破茧而出的蝴蝶。一件件昂贵的衣服点缀在身上,美得不可方物。苏言早就不是过去的她,在学习上的奋进执着成了贪玩女孩当中的另类,不少男孩就喜欢她这样清纯干净的女孩子,喜欢她总是一袭粉衣,稚嫩又娇艳。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