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月盘集》之《暴风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3:13:32



暴风呼啸着寻衅滋事,乌黑的云团 翻越落日的彩墙,须臾间冲到外面。

仿佛天宫的象厩着火,那头因陀罗①的坐骑生的黧黑的幼象,甩着象鼻嘶叫着奔驰。

黑云映射的红光,像它伤口涌流的鲜血。

闪电在云间跳跃,挥动寒光闪闪的巨钺;地平线喷发着雷鸣。

西北边的芒果园里传来粗重的喘息。

接踵而来的是昏暗和呛人的尘土,枯枝败叶满天飞舞。

坚硬的沙粒打得脸生疼。

天空像着了魔。

行人趴在地上,浓密的暝暗中失散的黄牛在哀哞,远处河埠上人声鼎沸。

弄不清哪个方向遭到怎样的灾祸。

心里怦怦直跳,猜想着出了什么事。

乌鸦匍匐在地,喙咬住青草,双翼扑扇,拼命地挣扎着。

翠竹被暴风摁在水面上,竹梢左右摇晃,似在忿恨地咒骂。

凌厉的暴风磨刀霍霍,刀刺透“幽暗”的胸膛。

天空、水中、田野上旋转着恐怖。

突然,平原发出泥土味的叹息,随即大雨倾注,斜风把雨滴劈碎,轻薄的雨雾覆盖树林,遮掩神庙的尖顶,捂住铜铃当当的声音之口。

后半夜风敛雨止,夜色像黑糊糊的试金石;只有蛙噪与蛩鸣遥相呼应,点点流萤忽明忽灭,从梦中惊醒的夜风中,树上的水滴淅淅沥沥的垂落。

--------

①雷神。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