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你要晚点嫁,我现在穷

初芒 2017-10-25 22:24:05


关键词:晚点


西柚来找我借钱,这太意外了。

 

她是我过去在媒体时带过的一个实习生,为人稳健,严谨,自尊心很强,如果不是着实碰到了什么难处,我想,以她的性格是不太愿意和别人张口的。怕她不爱说,我也没多问,抽空去支付宝里给她转了去,备注上扭扭捏捏写下“放心,有我呢”这样一句听起来有点中二矫情的话。

 

一个人长大的标志,首先就是要从经济独立开始。

 

在帝都的开销不小,除却日常基本的衣食住行为开支,还有来往不断的社交活动和隔三差五花费在生活方式上的小投资。在这样的城市里,就算所谓的励志鸡汤再怎么帮你洗脑,强调“精神的富足更重要”,你都要清楚:钱,是一个人的底气。物质从来都不会阻碍精神前进,诗和远方,每个人都想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去的了。

 

真正能帮助你从内及外优化生活品质的起点,还是钞票。

 

恩,赤裸裸的钞票。

 

你可以手无寸铁,却不能灰头土脸。你可以口袋空空,但不能谈吐乏乏。

 

人在年轻时候,一定要把钱花到对自己更有价值的地方。通过努力赚钱,去寻找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通过到手的酬劳,去商场挑选礼物买给父母亲人,通过手里慢慢储存起来的积蓄,变美,去旅行,去理所当然做所有你当下就想做的事情,无需再给其标注成愿望清单。胡适说,一点一滴努力,满仓满屋收成。当你可以享受到劳动所带来的价值和成就感的时候,会发现,原来赚钱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可是,你能懂那种钱刚到手,就被拿走的失落感吗?”西柚发来信息。

 

原来,这就是她借钱的原因啊。

 

国庆节要到了,接连不断的婚礼邀请已经掏空了她的所有积蓄。作为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初入职场,薪资有限,因为要上缴给各种朋友的份子钱,西柚都没来得及买秋装,帝都就已经叶过扫街。

 

北风紧卷人心凉,洪流如柱月光忙。

 

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网上那个流传已久的段子,真的不仅仅是段子啊——这个月,有人结婚吗,有人升职吗。有人孩子满月摆酒席吗,没有的话,我去买条秋裤……

 

为了省钱凑份子,西柚最近下地铁之后都要步行20分钟才能到家。

 

平时她都会在地铁口打一个“蹦蹦”,5块钱,就可以迅速把她带回到小区门口。而现在,西柚连5块钱都舍不得花了。我在电话这头听着有些心酸,北京气温骤降,夜里的风迎面刮在人脸上像刀子一样,毫不手软。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要结婚了,我想送她一份特别的礼物”

 

西柚和闺蜜,从小一起马尾甩马尾的长大,娟娟情分,时光明察。闺蜜要结婚了,西柚想起她少女时代里心心念念的一款项链,价格不菲,大概是她两个月的工资总和。从夏天开始,西柚就在为这份礼物努力了,除了工作,她还业余兼职接了不少软文和代运营,来给闺蜜攒那条项链的钱。

 

“我多希望她可以晚结婚几年,哪怕多一年,我都可以再为她做些什么。我现在太穷了……连一件像样的礼物都送不起”。

 

西柚的话,让我联想到三年前的我。

 

在北京开往太原的高铁列车上,我特别想吃一包薯片,看着上面标着的24元愣是咽咽口水,打消了这个念头。要知道,对于一个没心没肺的吃货来说,抵抗住那包薯片的时候,大概是我这小半生里唯一蓬勃出英雄气质的瞬间。

 

从小到大,习惯了大手大脚消费的我,几乎从来没有为花钱犹豫过,但在那一刻,我想到,自己马上要去参加F小姐的婚礼了,她是我大学时代里最好的朋友,无论如何,我都想亲眼看着她走进婚姻殿堂。窘迫的是,当时我所有的积蓄都拿来凑份子和买车票,寥寥无几的钱包,不能再浪费了。

 

就这样,我平生第一次为了24元,克制住了自己的馋嘴。

 

我当时在实习,在国家某机构下的一家社科教育杂志做记者编辑,公司在北三环,每天转一趟地铁过去。实习期的工资不高,我又铁了心决定不伸手和家里要钱。(不过当时的房租,还是老妈掏的啦)第一个月工资还没来得及发,我就请假赶去参加F的婚礼,一边交份子钱,一边扣着工资。当我看到她穿嫁纱的样子时,莫名觉得值得,这世上再没有什么能买来她的笑容。

 

可另一方面,我的内心里又特别希望,她能晚一点结婚。

 

这样,我就有钱可以帮她置办更梦幻的婚礼现场,更贴心的新婚礼物,她大学时每次路过滨江道某品牌橱窗时都会忍不住偷瞄的珠宝,她说过要去看的爱豆演唱会,她喜欢的那套少女系的水晶高跟鞋,所有记忆中,关于她喜欢的一切,我都想买给她。

 

男生们,可能很难体会女孩们之间的情感吧。

 

尤其是在年轻时候所选择的闺蜜,其实是另一个自己。

 

我们可以在漫长无垠的生命中无尽折腾,摸索职业规划,树立理想目标,但唯独,真正能攀缘着岁月藤蔓,一路生长而来,带给灵魂的慰藉和温暖稀少。

 

爱情的不安感太胜,亲人的同理心太薄。

 

女孩子们便开始习惯在同性身上,寻找某种缺失的栀子香。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故事的笔墨放在闺蜜之间。前段时间,我感情受挫,我的闺蜜深夜跑来和我说:“我真的很希望你幸福,看着你幸福,可能要比我自己幸福来得更开心”——这种感受,过早遗弃真心的人是不能明白的。闺蜜,对我们来说,所意味着的已不仅仅是陪伴,更是来自生命本身的一种祈祷和信任,会随着万物流逝而变得更加珍重,恰如其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慢慢温暖起来的。

 

最近两年以来,我身边陆续结婚的闺蜜越来越多。好像上一秒,我们还是学校里不按规矩穿校服坐在操场看台偷喝啤酒的桀骜少女,下一秒,就勾兑起温和笑容从容应对各种境遇的大人了,为人妻,为人母,成为很多面过去从来不敢想象的模样。

 

有时候,我真觉得时间很神奇,有些人如淘沙散去,有些人如蜿泥沉积,霸道的、以一种不可撼动的姿势从此扎根在你的生命里。

 

虽然我们总抱怨:“又有一个朋友要结婚,又要交份子钱……”对于穷,好像是个永远过不去的坎儿。

 

但我想,大家希望身边闺蜜晚结婚的真正原因是:我想要在自己能力更好一些的时候,帮你圆更多的梦。

 

比起份子钱,我真正在乎的是你。


-END-



藕仔莉

二更专栏作者,言情说签约作者。厦门姑娘,假不正经工科女。煲得了鸡汤,当得了树洞。也逗比也感性,活生生一名分裂水瓶女。公众号:藕仔莉。微博@藕仔莉。(本文首发于“言情说”)

题图 | 来自网络

声明 | 初芒授权发表,转载请联系作者

投稿 | [email protected]

长按关注初芒

青春很小,而你恰好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