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菲律宾新总统明天上任,我们能对他期待多少?

百万庄通讯社 2017-10-17 07:34:39

百万庄通讯社微信号:baitongshe

明天,罗德里格·杜特尔特将在马尼拉宣誓就任菲律宾的第16任总统。

是的,这位杜特尔特总统就是在竞选中表态愿意和中国对话,和平管控南海纠纷的那位。

一个多月前,他在总统选举中大获全胜。这位拥有20多年地方执政经验的老市长,比排名第二的竞选者多赢得660多万张选票,优势甩出好几条街……

在菲律宾民众看来,与其把选票投给那些空许诺不做事的政客,不如相信这位敢想敢干的竞选者——在他的铁腕治理下,达沃市可是从有名的“谋杀之都”变成了菲律宾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啊!

当然,期待他上任的除了菲律宾民众外,还有不少中国人,因为与阿基诺三世相比,杜特尔特的对华态度显然更加理性务实。

6月25日,杜特尔特接见了在竞选期间支持他的菲律宾华人,表示中国将是他上任后第一个要拜访的国家,显示出他对中菲关系的重视。

这位新总统将开启中菲互动的新模式吗?


试探

在大选结果公布后的一个多月中,杜特尔特一刻也没闲着,他先后与中美两国的驻菲大使见了面,也透露了对这两国的态度。

从时间安排上看,杜特尔特当选后会见的第一批外国大使有三位,分别来自中国、日本和以色列。

▲  5月16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右)在达沃市会见菲律宾当选总统杜特尔特。

与中国大使赵鉴华的会面是在5月16日,距离大选计票结果出炉(5月10日)不到一周;而与美国大使的正式会面则是在6月13日,当天他还与英国、德国大使见了面。

赵鉴华在会见后表示,“双方进行了非常好的对话”,在被问及会谈中是否涉及南海时,他只是微笑,拒绝进行评论。

而关于南海,杜特尔特在6月21日的一次商业活动中明确表示“不会因为黄岩岛与中国开战”,也不赞成菲律宾加入美国的“自由航行”活动。

他还透露称,中国驻菲大使提议帮助菲律宾修一条从马尼拉到克拉克的铁路,两年内完成建设。并表示,将会派新任的交通部长图加德访问中国,“不是去谈战争与不满,而是去谈和平,以及他们能如何帮我们。”

相比之下,与美国大使的接触却并不令人满意。


▲  2014年4月28日,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与美国驻菲大使戈德伯格在马尼拉签署《强化防务合作协议》。

杜特尔特对媒体表示,在与美国大使古德伯格见面时,他提出一个问题:“如果和中国发生冲突,你们会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古德伯格的回答是:“只有当菲律宾遭到攻击时”,美国才会协助防卫。

这一问一答也让杜特尔特看清了美国的底线,即菲律宾最好不要主动挑事儿,与中国对抗,而一旦真的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美国也只是“协助防卫”,派出军队是协助,而搞搞情报、卖卖武器也是协助,具体是啥,菲律宾自己揣摩吧。

也是在21日的商业活动上,杜特尔特发表了自己对美国大使回答的态度,他说1951年签署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并不一定意味着,当菲律宾陷入与中国的领土冲突时,华盛顿会立即提供帮助,美国不会因为南海问题为菲律宾拼命。


压力

从大选阶段开始,南海就是个无法绕开的争议焦点。

对南海问题的表态,杜特尔特显得有些前后矛盾,比如一方面在执政纲领中写明要争取国际仲裁,并表示将在国际仲裁案裁决后力推菲律宾就此提出主权声索,另一方面又宣称不认为南海问题能够通过国际仲裁庭解决;一方面表示已经为保卫菲律宾“领土”做好牺牲准备,另一方面又不断强调不会与中国发生战争,愿意与中国共同开发南海油气资源。

但小百通看来,作为一个以实用主义风格出名的政治老手,杜特尔特必然会倾向于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因为在领土问题上,往往只有实用主义的谈判才能打破僵局,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才是更为现实的选择。

但他面临的压力也不容小觑。随着他走马上任,围绕南海的新一轮权衡也才刚刚开始。

“专注黑中国”的阿基诺三世留下的政治遗产是他调整对美、对华关系的起点。

在过去的六年中,菲律宾已经被牢牢地捆绑在美国的战车上,根据两国签订的《增强防卫合作协议》,菲律宾必须为美军提供至少八个本国军事基地。

 2015年美国对菲律宾的军事援助已提升至7900万美元,以借此应对中国在南海日益增加的影响力。图为11月17日奥巴马参观菲律宾“葛雷戈里奥·德尔·皮拉尔号”巡防舰。

而通过与中国的南海争端,菲律宾的军事利益集团和能源利益集团已经进一步壮大,并影响到国家的内政外交。 

阿基诺三世通过夸大“中国威胁”,为军方争取到了巨额的军事利益,不仅从美国、韩国等国购买了大量的军事装备,还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争取到了更多的军事援助。

菲律宾前任外长罗萨里奥曾就职于菲莱克斯矿业公司,该公司下属的菲莱克斯石油公司在2011年初获得了开采南海礼乐滩油气资源的政府授权。同年3月,该公司曾对礼乐滩进行非法勘探作业,在遭到中国阻拦后,阿基诺政府即派出两架空军战机试图与中国的巡逻船对峙。

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对南海有着自己的诉求,局势缓和并不是他们所乐见的。

当然,这六年间,菲律宾民众中也有主张对华强硬的声音,这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杜特尔特政府的南海立场。

   香港《南华早报》6月23日报道称,在会见中国驻菲大使一周后,杜特尔特曾表态称菲律宾渔民被禁止在黄岩岛周围捕鱼。此后,中国方面做出善意回应,中国的海岸警卫队停止了对菲律宾渔船的阻挠,杜特尔特表示“感谢中国理解菲律宾的处境”。

这一表态立即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争议,有人批评称要经过中国允许才能去捕鱼,杜特尔特这是要承认中国对黄岩岛的主权了。

一番喧嚣后,杜特尔特又在6月2日承诺,绝不会放弃对黄岩岛的主权要求。他计划等仲裁案结果出来,之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出路

虽然说杜特尔特面临的困难不小,我们也不能指望中菲关系短期内就能迅速改善,但杜特尔特也必然不会走阿基诺三世的老路。

眼下,杜特尔特已经不可能要求撤回南海仲裁案,但两国未来开展务实谈判还是可以期待的。


▲  6月27日,杜特尔特在出任总统前,最后一次参加达沃市的升国旗仪式。在讲话中他说:“如果有人问我说,市长先生,我想成为总统,您有什么建议?那我会告诉他,别去当总统,除非你有一腔热情,愿意为你的国家而死。”

杜特尔特上台后,还可能重新布局对美、对华关系:一方面维持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另一方面在经济和政治上拉近同中国的关系。

其实这种平衡在东南亚国家中并不少见。

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越南都是在经济上借力中国,但在安全上则与美国加强合作。

毕竟中国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外汇储备,而美国则是唯一一个具有全球军事部署能力的超级大国。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能够让菲律宾两面获益,争取到最大限度的国家利益。

尽管如此,中国还是会乐见一个愿意和平相处的菲律宾。

就像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22日在记者会上所说,“中菲双方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使两国关系重回健康发展轨道,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两国人民的期待,将为双方共同发展、民生改善带来良好机遇。中方愿同菲新政府为此共同努力。”


撰稿:马里奥


如果您喜欢本文,可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转自百万庄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