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河北】许清清|别一番风景在玉城

东方散文 2018-06-19 01:21:49
东方散文

一个有性格的公众号

ID:dfsw123456

东方散文

春季版


别一番风景在玉城

许清清


2012年夏天我与丈夫老张、嫂子,一行三人实现了云南旅游的多年夙愿。6月18日到达昆明,石林、滇池、大理、丽江一路顺风,饱览着云南的七彩风韵。最后一站到达腾冲——这个被亚洲珠宝联合会授予“中国翡翠第一城”的极边小城、一个位于茶马古道上美丽繁荣的英雄小城。

天上的雨时断时续地下着,耳边萦绕着叠水河瀑布雷霆般得轰鸣走进国殇墓园,似乎听见了腾冲革命先烈和远征军共同抗击日寇的怒吼;带着对腾冲革命前辈的肃然起敬,走进闻名中外的热泉山谷,蒸腾弥漫的水汽,轻纱薄雾般地挂在粉红色三角梅之上,那满山的苍翠,更显得扑朔迷离,如诗如画。沸腾的“大滚锅”实属绝妙奇观;领略了和顺古镇的山水书香……我们流连忘返地沉醉在这本“边地汉书”里,来到了腾冲的边贸商城——一个规模宏大的翡翠集散地,这也是此行目的之一。

我很爱美,却不喜欢金银首饰张扬的奢华,惟对翡翠情有独钟。一向节俭的我,每每驻足翡翠柜台前,总是贪婪地欣赏着:它不像金银那样炫目,清凉中缓缓透出温润的光亮,我喜欢它的沉静,更爱它的通明。无论到哪个城市,每次逛街必看玉石,那独特的婉约气韵总是深深地吸引着我……同事们调侃我是干逛而不花钱的“追玉族”,却不知我囊中何等羞涩。

条件好了,却眼睁睁地看着翡翠的价格翻着跟头得往上涨,那不菲的价格依然拒我于千里之外。

临行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一定要买一件物有所值的玉饰,边贸城的翡翠饰品像石家庄南三条的小商品一样,规模壮观,琳琅满目,千姿百态,应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但能看上眼的,价格也就很“好看”了。工薪阶层的我,加之对翡翠的一知半解还是未敢轻易出手。

当地的出租司机,建议我们到城郊的翡翠加工展厅看一看,那里的性价比相对合适一些。我们乘车去了腾越古镇有多年加工历史的《四方珠宝》,整洁素雅的翡翠展厅约有200多平米,一排排的玻璃柜中陈列着各种展销品,在中低档的柜台前,一枚水头很好的玉镯,鹤立鸡群般地抓住了我兴奋的眼球,可一看标价1.3w,目光中的犹豫代替了兴奋,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一向“抠门”的老张一反常态:“看好了就买,这么远来了别怕花钱!”我扭过头惊愕地望着他。

几十年的夫妻了,第一次听见他这样“爷们儿”的慷慨。

我犹豫地摇着头:“太贵了,没想花这么多钱。”

“喜欢就不说贵贱,拿出来看看!”他的话真有些让我感动。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店员递出的玉镯,仔仔细细地看着:那淡淡的蓝绿中透出一点难以觉察的紫色,这是一种少见的色调,飘然的玉絮似承载着历史的宏厚从远古走来,定格为一种久远的凝重;灯光下的玉镯更显得晶莹剔透,圆润细腻,释放着明丽的光泽,清澈中不乏独特的温柔。轻轻一击,发出悦耳的声音:脆如空谷鸟语,纯如泉水叮咚,恰似它岁月流转褪尽铅华的清纯足音。这一切萃取了我心底浓浓的喜爱,固守的心理价位开始动摇了。

砍价是我的长项,我从它美中不足的瑕疵,到玉逢有缘人的情感递进,足足谈了20多分钟,店员和老板娘无奈我的执着,请出一个店主摸样的人,我用尽了诚恳的言辞坚持一万元的底线。

“这可不是一般的友情价呀!看在大姐与它有缘的份上……”

站在一旁的丈夫,早已不耐烦我的死缠烂打:“好了,我划卡去!”他拿了缴费单向收银台匆匆走去。

漂亮的老板娘,热情地为我涂上护手霜,把那枚镯子在我的手上顺时针捻转,随着那沁人心脾的柔滑与清凉,心爱的玉镯缓缓地套在了我的手腕上,那一刻我似乎感觉到了每一个细胞的欢呼,所有的神经都溶在醉人的惬意中,我的心沸腾了。

“怎么回事?卡上怎么只有2000元钱”,丈夫焦急的声音如五雷轰顶,我的头“嗡”地响了一声。

“怎么可能?”我疑惑不解地脱口而出,僵持地张着嘴,“大滚锅”般沸腾的心骤然降至冰点,尴尬的神情瞬间被“冻”在脸上。大脑飞快地转动,焦灼的搜寻着出发前的镜头:“在家里,我把存有四万多元的卡,从一个钱包里取出递给他,当时钱包里有两张卡。”                                      

“错了!一定是把卡递错了!”我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砸”在了椅子上。

丈夫一脸的茫然,尴尬的塑化在那里。

我的心大失所望地颤抖着:“:唉,擦肩而过的缘!”

站在一旁的嫂子说:“能不能回去再把钱汇过来。”店主和老板娘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这么多钱,素昧平生,怎么可能?”我小声嘟哝着,无可奈何地转动着玉镯想把它摘下来,然而无力的右手只感觉那镯子有千斤的重量… …

门外,一辆本田轿车停下来,下来一个国字脸、大眼睛,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士,他走进大厅,聚焦了店员们熟悉而又崇敬的目光,显然,他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兴许是尴尬的场面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回事?”他操着浓重的本地口音走近了我们。

老张递上一颗烟,满脸歉意的解释着。

我冲他僵硬地一笑,(那笑肯定比哭难看得多)继续转动着镯子。

他突然冲我说:“大姐别摘了!”

我的手停在那里,怔怔地望着他。

他转向老板娘和店员:“差多少钱?”.

“差八千!”

他深深地抽了一口手中的香烟,即刻紧锁双唇,蓝白色的烟雾从鼻孔里徐徐钻出,然后猛地点了一下头:“这样吧,大姐真心喜欢这镯子就先把它带走,回家把钱汇过来。”

“这不是个小数,怎么好意思?”我摇着头说。

“我相信你们,也相信缘份”!他的声音不高却极富穿透力。

我欣喜若狂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那就太谢谢了!”我不知所措地赶紧把自己的证件一一亮出。

“我叫李建成,是这里的老板,这是我的名片!”我接过名片要了汇款账号。老张和我激动地一一与他们握手道别。

我们兴奋地吃着晚饭,老张的情绪极好,我们为庆祝遇上好人而干杯,我一直后悔没拍几张合影。“走!回去!”随着老张的一声喊,我们冒雨重返《四方珠宝》店合影留念。

李建成一家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喝着上等的好茶,吃着芒果和菠萝干,像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聊得心里暖意融融。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时间不早了我们起身告辞,李建成执意开车送我们,盛情难却我们只好乘车回到宾馆,目送他的车消失在茫茫雨夜……

我归心似箭只觉得飞机太慢。回到石家庄立刻把钱汇了过去,那压在心里温暖的沉重变成了难忘的回忆与感动。

几年过去了,我的玉镯时时刻刻戴在手上,每日里血脉的搏动中,感受着它质朴无华的纯净 ,感受它洞悉世事的明澈;感受它的磊落清透、纯正无邪;感受它从远古走来的超然与诚挚;时时刻刻享受着天地间那难得的情缘与信任的温暖。

这是玉城腾冲留给我一道最美的风景,让我想起了李瑛赞叹腾冲的诗句:

“这里,九十座火山有九十倍的激越

这里,八十处温泉有八十倍的热情”

腾冲,留给我太多的记忆、太多的感动,别一番风景在玉城!


作者简介


许清清   汉族  1954年11月出生于河北省井陉县胡家滩村,1976年毕业于河北省化工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直至退休 。现为石家庄市作家协会会员 ,先后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数十篇。



东方散文,感情求真,思想求深,角度求新,视野求广,语言求美。请支持如下稿件:人性之美、大爱情怀、乡愁、亲情友情爱情、生态情怀、性灵自然等。

主编微信:刘莉

 微信号:buxiangxin6666


微信号:dfsw123456

投稿邮箱:hebeill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