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进口中心

达晨创投肖冰:即使挂牌新三板,也不能保证公司能存活下去

私募风云 2018-05-08 13:03:05
在《投资中国网》于深圳举办的“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上,达晨创投总裁肖冰讲述了自己对于“资本寒冬”的看法。在他看来,在暂时性的资本寒冬之中,创业公司和创投机构更应该放下浮躁,而不是继续向娱乐化、热门化发展。

达晨创投是国内最早发展起来的一批本土创投公司之一,主要聚焦于TMT、节能环保、消费升级等领域。

其所投资过的同洲电子、爱尔眼科等公司已在国内上市,此前,达晨创投也曾经投资过芒果TV、明星衣橱、速途网等企业。

即使挂牌新三板,也不能保证公司能存活下去

资本市场上向来流传着“B轮死”、“C轮死”的说法。一个创业公司,哪怕融了再多钱,都有可能走到资金链断裂的一天。美国可穿戴设备鼻祖Jawbon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过去的20年间,这家公司总共完成了13轮融资,但最后还是没能挺下去;目前,公司的估值仅为15亿美元,比上一轮融资时的估值30亿美元少了一半。

但在肖冰看来,现在的公司,即使在新三板上挂牌了,恐怕也无法逃脱衰亡的命运他预计,下一波大量“死亡”的将会是挂牌新三板的创业公司。

到新三板挂牌不挂牌,对这个企业没有本质的差别,”肖冰说,“新三板是没有门槛的市场,任何公司都可以去挂牌。”

对于在新三板挂牌的创业公司来说,它们所面对的是一个流通性极低的、炒作性质大于投资性质的市场。

在自身发展远未成熟的情况下,这些公司的投资价值会发生极大的波动,长远来看,不利于自身发展。因此肖冰认为,挂牌了新三板不代表创业公司就已经从寒冬中脱离。


创投、创业并不浪漫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推动下,不少人开始对创业跃跃欲试,随手拿出一个概念,就冠以“互联网+”、“O2O”之名,向投资人侃侃而谈。肖冰认为,这些创业者低估了创业的难度。

“更应该提的是‘万众创新’,不要‘大众创业’,”肖冰表示,“创业不是普遍人能做的,企业家是极少数的,有企业家精神和素质的人也是比较少的。”他看到,现在不少创业者认为,只要项目沾上了互联网概念,就能一蹴而就,这种创业者更要小心。

而随着创业者的增多,投资人的数量也在增加。为了突出自己,不少投资人会选择抛头露面,出席各种活动,参加各种娱乐化节目,成为了“网红”投资人。更有甚者,像胡海泉、佟大为等明星也开始在投资界大展拳脚。对于肖冰来说,这种“创投娱乐化”的现象并不是好事。

“这个行业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理性、残酷的行业。我们每天做的工作实际上都不是在聚光灯下,我们都是在踏踏实实做我们的行业研究、尽调、分析;决策的前夜,我们往往纠结得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肖冰眼中的创投圈生存状况,和聚光灯没有任何联系,在他看来,这种娱乐化的现象会在公众心中树立起“创投很轻松”的形象,导致“万众创投”、“万众天使”现象的出现,从而使整个行业开始过热。


前景依旧光明

无论是肖冰,还是市场上大多数的投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资本寒冬”只是一个暂时性的现象,中国的创投行业,长远来看依旧充满希望。

全球创业创新的主战场就是两个国家,就是中国和美国,”在演讲中,肖冰下了这样一个判断。他认为,尽管美国是传统意义上的创新大国,但中国已经迎头赶上;尤其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商业创新,以及创业者的干劲上,中国都已经超过美国。

此外,在中国,除了移动互联网外,新兴行业也是未来可能的创新重点。这些行业包括节能清洁、先进制造、军工、大健康、大数据等。肖冰认为,在未来,创新领域涉及的范围会非常广,其中蕴含着大量的创新机会,而中国则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创新创投市场。
“中国面临着全面创新的时代,未来的创投规模还会不断扩大,对于关注长线的投资机构来说,这个时候反而应该加大布局。”肖冰在发现大量投资机会的同时,也称,目前投资机构更应该提高发现好项目的能力。

然而,创投在中国的发展离不开内外因素的支持,其中最重要的是创投机构自身的发展以及政府扶持。

对于创投机构来说,它们不能继续以大量投资来换取成功个例的发展模式,而是要打造“平台+生态”,在投资企业之后,持续为企业提供服务,帮助其成长,从而度过寒冬。

而对于政府来说,肖冰呼吁,政府应该出台实质性的政策来支持这个行业。

“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推动中国创新、改变中国传统的经济模式的金融机构只能依靠创投,”肖冰说。在这个基础上,他希望政府能够减轻创投行业所负担的税务,从而鼓励更多的钱投入到行业之中。


(文章转自界面新闻)

最后,附演讲全文,与大家共同学习。



资本的寒冬与创新的时代



感谢投中的邀请,有机会来这里和很多老朋友见面,分享一下对行业的看法和观察。


过往这段时间,大家比较热门的词叫“资本的寒冬”,特别是去年下半年以后。我们在这个市场从业十几年,经历的周期挺多,资本市场永远是这样的,寒冬过去又是泡沫,不断出现泡沫,不断的寒冬,泡沫破掉。哲学家说,使人类能从周期中得到教训就是我们不能吸取教训,永远都是不断地重复周期。


过往是不是资本的寒冬?从一些现象看确实是这样。我看陈总也列了一个列表,倒闭的一些创业公司,包括一些明星项目,后来出事儿了,也关门了;也看到一些独角兽公司的估值在往下走,融不到资了。企业融到钱,融到C轮、D轮的时候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你还有可能随时猝死,我们看到很多融到C轮、D轮的企业最后也活不下去了。


我也可以预言,下一波大量死亡的是新三板公司,很多公司到现在挂牌了,是不是能说他安全了?到新三板挂牌不挂牌,对这个企业没有本质的差别,新三板是没有门槛的市场,任何公司都可以去挂牌。


我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有一些新三板的公司,在新三板挂牌的时候举行盛大的招待酒会、庆祝酒会,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在高速公路的广告牌上也出现花几十万做一个广告牌,说热烈祝贺本公司成功上市,上市是在新三板挂牌,什么代码。这个也不能保证你公司的安全。我们投资的企业也不太建议他们融到资、新三板挂牌花很多钱做庆功酒会,还是踏踏实实做好企业本身


投资机构的投资听说也在放缓。陈总可能更清楚,投中更清楚,因为他们掌握了我们行业的数据。上半年某些领域的投资在大幅度地下降,我前两天去北京的创业大街看了一下,现在的创业大街非常冷清,和我们去年去的时候不太一样。去年我们的领导去了以后,我们也去朝拜了一下,人头涌涌,熙熙攘攘。我住的酒店,大堂吧晚上10点坐的都是人,聊着大买卖。这次去是稀稀拉拉。


寒冬的来临是回归到理性和正常,并不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过往要反思我们行业和反思很多企业,我们推动了行业的泡沫,我们建了很多的名词,O2O、互联网+、互联网思维等一大堆新的名词、新的概念,我觉得都是很好的。但过犹不及,什么东西过了、盲目地去追的时候会出很大的问题。所谓的O2O,所有的公司都说自己是O2O的,你这个O2O是创造什么样的商业价值,到底是不是真正有市场的需求还是伪需求。我们看到大量的O2O倒闭,真正成功的O2O是极少,大量创业公司打着O2O的旗号去融资,都往这方面靠。互联网+是很好的东西,互联网思维也是很好的东西,但我认为也不是万能的。


有一段时间所有的人认为好象沾上互联网这个企业就能一蹴而就。很多做产品的公司,不做研发,不坚持地做自己的产品,而是盲目地把自己包装成互联网公司,这个是过往看到非常普遍的现象。现在看起来这些公司也逐渐认识到这是不行的。


我们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觉得也是对的,这里面更多的应该提“万众创新”,不要“大众创业”。创业不是普遍人能做的,我们的企业家是极少数的,有企业家精神和素质的人是比较少的。市场上一旦出现一哄而上的事情,我们觉得要特别小心,万众创新、万众创业、万众创投、万众天使,这些要特别地警惕和小心。所有的企业都需要创新,创业是少数人做的,创投更是极少数人可以做的,天使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现在是需要整个行业冷静思考,真正回归到投资的本源、回归到企业的本源,你的企业创造了什么价值,是不是最后能产生正的现金流和盈利,要踏踏实实回到这一点,才是回归到整个行业的本源。


我们看过往的概念和故事太多了,我们看到的风口太多,所有人追求所谓的概念和故事,过往一两年很多的投资,投的都是概念和故事,投的不是企业本身。我们经常有一些投资经理拉一些项目过来推荐给我们投委会,我一看,我说你把里面涉及到的概念、故事、风口都去掉,我们回到企业本身来看,回归到他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技术,我们回到他的财务模型,我们看到市场上大量的是这些东西。我们要回到企业的核心价值和团队的能力。


特别行业浮躁的标志我觉得是行业的娱乐化。过往一两年特别有意思,创投的娱乐化是这一轮特别有趣的现象,很多的投资人变成网红的投资人,主要的时间是花在做PR上,花在出席各种活动、各种娱乐化的节目上。我觉得我们每天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花在行业研究、行业的判断、投后的服务上,我看到很多行业是用娱乐化的手段做这个行业,也有很多娱乐圈的人进入到我们这个行业,这也是过去两年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很多娱乐圈的明星、歌手、演员、主持人涌现到我们这个行业,市场上认为我们这个行业是轻松愉快、浪漫的行业,媒体也在推波助澜,我看到很多这样传奇的故事,好像在一个电梯里、洗手间里,投资人撞到一个人,聊了几句投几千万元,后来赚了很多钱,这样的故事误导了大众和年轻人,大家都觉得这是很轻松、很容易创造奇迹的行业。


这个行业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这是一个非常专业、非常理性的行业,特别重要的一点,它是一个特别残酷的行业,我们每天做的工作实际上都不是在聚光灯下,我们都是在踏踏实实做我们的行业研究、尽调、分析,决策的前夜都是在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纠结,非常痛苦的。投完以后我们要花大量的时间和企业一起成长,做大量的增值服务,这是事实的真相。事实真相的另外一边是九死一生,大量失败情况下产生一个成功的案例,中国成活率还稍微高一点,越往早期走,失败概率越高,我们的失败案例没有太多人提,大家盯着几个所谓成功的案例,误导了整个行业变得非常浮躁。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怎么样练内功,少去盯着所谓市场的趋势、泡沫、风口,多练内功提高自己的能力,要打造平台加生态的组织,而不是一个项目型的组织。很多机构就是凭运气成功的机构,你要成为“平台+生态”的机构,就是能生生不息持续的成功,不断产生新的成功投资案例的创投是非常不容易的,这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严重的考验,练内功、提高自己平台生态的能力,怎么样发现价值到创造价值,一起帮助企业成长渡过这个寒冬,这是现在行业要重点做的事情。


我想说的第二个体会,所谓的资本寒冬,这个概念、这个口号情况下,中国是面临全面创新时代的来临,我们看到陈总前面的演讲也提到了,中国的创新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我们看到《纽约时报》、《美国之音》都说,美国现在拷贝中国了,以前是中国拷贝美国,中国的干劲超过了硅谷,我觉得有对的一面,可能也有另一方面,我们在某些领域的创新确实超过了美国。我们也经常去美国看,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商业创新,中国确实领先于美国。中国人的创新干劲、创业的干劲确实超过美国,美国可能也就是硅谷少数的地方在创业创新,其他美国的地方都是节奏非常慢的,正常上班、下班的工作。中国除了深圳以外,我们看到北上广、杭州、苏州、武汉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在创业创新。


这是非常可喜的现象,全球创业创新的主战场就是两个国家,就是中国和美国。以色列的创新也不错,以色列是只有几百万人口的国家,他的主战场是中国和美国,中国是呈现更加多元化的创新形态。我们的创新不是仅仅集中在新兴行业,不仅仅集中在移动互联网,我们的眼光不要仅仅盯着移动互联网,我们在很多领域都在创新,涉及的面是非常广,涉及的行业非常广,涉及的地区是非常广,除了技术的创新,有商业模式的创新,清洁技术、先进制造、军工、医疗健康各个领域都有很多创新的机会,中国未来肯定是全球最大的创业创新市场,也是最大的创投市场。


我们说创投基金现在找到了自己的战场,中国和美国的创投发展得比较大,中国未来的创投规模还会不断地扩大,因为我们特别有幸的,有这么多创业的人群,中国有这么多人愿意创业,这是其他国家很少的,中国这么多人特别勤奋、努力的创新,这也是特别难得的,给我们很多投资机会。


基于这一点看,我们对未来还是抱有很大的信心,我觉得作为一个长线的价值投资机构来说,这个时候反而应该加大布局。因为我们不缺投资的机会,我们看到大量的投资机会,我们现在缺少的是自身能力,自身能力是不是够,我们能不能发现创新的企业,真正帮助他们一起往前走,一起成长,这个可能是我们行业最大的课题。我们所谓的资本寒冬只是局部的,在局部的行业里,因为上得很快、下得也很快,大量其他的行业被创投忽略了,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布局和投资的。


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推动中国创新、改变中国传统的经济模式的金融机构只能依靠创投。刚刚公布的数据,7月份银行新增贷款百分之百是投到房地产,这个也是特别有意思的数据,我们创投在7月份投了很多钱,在创新的企业里,这么小的行业,对中国的中小企业贡献应该超过了我们的银行,庞大的银行体系,政府应该出台实质性的政策支持这个行业。


我们看到鼓励创投行业发展的政策出台,我们仔细看了一下,我们觉得还是不够,实质性的内容是不多的,我觉得最根本、最简单的一条是行业大规模的减税,中国的创投行业税负有可能是全球最高的,我们听一些税收专家做过和国际上税负的比较,最简单的是要大规模的减税,鼓励更多的钱投到这个行业,而不是去炒房和做别的投资。


现在一方面大量的钱找不到出路,一方面是大量的企业嗷嗷待哺融不到钱,这个时候应该下最大的决心,出台最有力度,对我们这个行业优惠的政策,鼓励行业往前走。


总的来说我觉得资本的寒冬肯定是暂时的、局部的,而我们的投资机会我觉得是广泛的,我们特别有幸生活在中国当前的市场里,希望我们今天在座的所有投行朋友一起携手,有机会多做一点事情,利国利民利己,推动中国转型升级的发展,谢谢大家。